缪爱社:马院88级政治理论教育专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河海给了我人生远航的不竭动力
【简介】缪爱社,男,1969年12月出生,江苏泰州人,中共党员。1988年9月至1990年7月,在河海大学社会科学系政治理论教育专业就读。毕业后分配至江苏姜堰一所中学任教5年。1998年8月至今,在公安部警务督察局工作,现任处长,一级警督警衔。荣立个人一等功、二等功各一次,被评为全国公安机关调研工作先进个人、宣传思想政治工作先进个人,获首届中央国家机关公文写作大赛优秀奖。

离开母校虽已25个年头,但系主任符丕大、班主任刘爱莲以及潘正初、李鸿兰、陈宝贵、丁长青、毕霞、谈育明等恩师们的身影至今清晰如初,其谆谆教诲更让我终生受益心。特别是,符丕大主任的一次激将法,催使我和很多同学奋力拼搏。1988年的那个冬季,天气特别冷。当时,我们的教室主要是在管理楼一层北侧,加之路边的大树遮住了午后的阳光,教室里很阴冷。教我们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的恰巧是符主任,在同学们的怂恿下,我斗胆向他提出了搬到高楼层上去的请求。谁知他一改以往那种笑容可掬、和蔼慈祥的神态,一点儿也不理会我们的苦衷,很严肃地讲道:“管理楼总共五层,一层大专生,二层本科生,三层硕士研究生,四层博士研究生,五层留学生,你们要想到更高层的教室就得靠自己努力,向上不断攀登”。我和同学们很受刺激,我至今还记得当时脸上火辣辣的,为自己只是一名大专生而感到羞愧!要知道,当时河海校园里只有我们政教和经济法两个专业的共计80多人是大专生,其他数千名学生都是本科生,还有不少研究生、留学生。也就是在那节课上,符主任不厌其烦地讲,大专生还可以通过自学、函授等途径升本科,甚至可以报考研究生。我听得如痴如醉,不再顾得上什么面子与虚荣,在内心深处升腾起一股要向上攀登的决心和信心。
    班主任刘爱莲等老师的言传身教,更让我刻骨铭心。第一次见到刘老师时,她身穿花连衣裙,脚着高跟鞋,长发飘逸,让我们这些毛头小伙艳羡不已。谁知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年轻女教师,要求之高、治班之严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,哪个同学迟到、上课打瞌睡、作业不认真她都一清二楚,哪个同学没有报名参加集体活动、买不起饭票她也都了如指掌。我那时常想,她是天使、无所不晓,我绝不能越雷池一步。得知我家境贫寒后,她多次找我谈心、鼓励我、引导我,还多次邀我到她家里吃饺子。她家离母校不远,就在扬州路,在一楼,光线很暗,房间很拥挤,到处堆放着书,尽管如此,我总是吃得很香,心想将来也要请她吃饺子,吃更多更好的饺子。
    在母校,我拓展了视野,各方面的才能得到了锻炼。那时课程很多,人文、艺术、哲学、历史、经济、逻辑、美学、法学、教育学、心理学、公共关系学等一应俱全,虽然学得不深、似懂非懂,但还是大开眼界。校园里学术氛围也十分浓厚,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大师们的各种讲座很多,我总是挤出时间去听、赶场子,有时还跑到南师大、南大、东大去听。为了弥补音乐知识方面的缺憾,我报名参加培训班,学了音乐ABC,跟着南师大的一位老师学了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等经典歌曲,至今还能有板有眼露两手。社团活动也较为活跃,三角地学生会宣传廊、宿舍楼道到处张贴着海报招贤纳士。刚入校时,我就加入了校青年信息中心,虽没参加过多少次活动,但培养了我的团队意识,增强了人际交往能力。之后,我毛遂自荐,加入了校学生会,在宣传部当干事一年多,每天中午、晚上还有周末要去值班,写了很多海报,刻了很多钢板,油印了很多材料。我还积极参加了校象棋、英语等项目比赛,尽管没有取得好的名次,但从失败中汲取到了教训,把教训变成了财富,转化为不断学习进取的无穷动力。特别是,1990年春,我参与组织了规模较大的全校五四演讲比赛,被授予组织奖。临近毕业时,我还和老乡、同班同学蔡效东一起破天荒地去报名参军,因为当时尚没有在校大学生参军的先例,我俩投笔从戎的申请一直上报到南京军分区,最终未能如愿,但在班上、系里甚至整个学校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正是带着这种敢为天下先的河海基因,我一直勇敢、乐观地面对人生中的每一次挑战。
    1990年夏天依依惜别母校后,我被分配到老家的一所农村中学任教。在紧张的工作之余,我丝毫没有放弃在河海时的梦想,参加南京师范大学政教系本科函授学习,考入南京大学攻读行政学硕士研究生。我十分珍惜在南大的3年时光,静下心来博览群书,先后发表7篇论文,其中1篇被《新华文摘》转载,2篇被《人大复印刊物》摘录,两次获校一等奖学金。1998年8月,经过激烈的全国公务员统一考试,我过五关斩六将,被公安部警务督察局录用,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。
    从警17年来,“艰苦朴素、实事求是、严格要求、勇于探索”的校训始终萦绕在耳边,催使我永不疲倦地前行、奔跑。身为“管警察的警察”,面对繁重艰巨的任务,我始终恪守要做就做最好的信念,心系百姓,勇挑重担,敢于担当,开动脑筋,竭尽所能。经常冒着危险深入到全国各地进行明察暗访、调查案件,敢于较真碰硬,督促有关地方加强治安整治,严肃查处了一批害群之马,打掉了为害一方的黑恶势力。多年来,起草领导讲话、调查报告、调研文章、工作方案等总计上百万字,不少建议上升为高层决策。2014年3月1日,昆明火车站发生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后,我参与公安部调查组,执笔起草了调查报告,之后公安部传发到全国县级以上公安机关领导学习,得到很多地方的党政主要领导充分肯定。特别是,参与组织开展了史无前例、声势浩大的网上追逃专项督察“清网行动”,抓获潜逃多年的犯罪嫌疑人38万多名,得到时任总书记胡锦涛、总理温家宝等中央领导的充分肯定,所在部门因此被公安部荣记集体一等功。
    这么多年来,无论身处什么地方,遇到什么困难,取得什么成绩,我的河海情结丝毫没有衰减,反而随着岁月的流逝与日俱增,并将这种情谊传递到了下一代。每次到江苏出差,我喜欢入住在母校周边的金盾饭店、西康宾馆、华东饭店,忙里偷闲到魂牵梦绕的校园里走走,还有两次到当初入住的宿舍看看,心灵深处又泛涌起年轻时的那种激情、闯劲。往事如梦,仿佛昨日,多年前的校园生活像过电影似的一幕幕浮现眼前,朝夕相处的室友李锋、魏华、翟俊生、谈友东、杜华杰、顾维萍、何忠祥,以及女生周薇、王洁、吴沁、张荣、章文丽、王晓群、张晖琴、张丽云等41名同学的身影,隐约出没在草坪上、教室里、绿茵场、图书錧……,他们如今身在何方、过得可好,我不得而知。
    在我熏陶下,女儿高考志愿填报了河海,第一次党课的老师竟然恰巧是我的恩师符丕大,课间休息时,女儿还上前与他老人家攀谈,自豪地说“我爸爸是您的学生”。如今,她已从港航学院考入山东大学攻读建筑学研究生,她的同学还坚守在河海读研。我不知道,像我们家这种情况,母校又能有几例?!我真希望有朝一日,我们全家能够一同回母校参加校庆。
    对母校要说的心里话还有很多很多,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回忆、思念、感激。作为一名河海人,我感到无比自豪,也决心在本职岗位上继续努力干好工作,为母校争光添彩。值此母校百年华诞之际,在首都北京,我谨遥祝母校各项事业如滚滚河海奔流不息、一往无前,老师们如校园里法国梧桐生命长青、工作顺心,同学们如喷薄红日朝气蓬勃、前途无量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马克思主义学院供稿)